〇、序

以下截图均来自网络,大部分来自于网站时光机归档(Wayback Machine Archive)百度贴吧。笔者还使用了Github开源项目Wayback Machine Downloader对网站时光机的归档进行递归爬虫,也收集到了一些很有趣的归档。

一、 协作乡的建立

曾经有这样一个以ACG为专题的网站,创建了一个同人合作平台,为在中国传播ACG同人文化事业进行了一次尝试……

2011年1月4日,bilibili团队新站点「协作乡」(英文名:CORARI)BETA测试版正式上线。

协作乡Logo
哔哩哔哩对协作乡的介绍

B站对于协作乡这个网站的定位,是一个创建合作的平台。简单地说,就是一个项目招募平台。协作乡作为中介,项目发起人能够通过这个中介找到合作人,共同完成项目。

在协作乡上传项目提案,种类涵盖了很多方面。

哔哩哔哩对协作乡的介绍

B站在那时对于自己的定位还是一家以ACG为主题的视频网站,因此在建立初期,协作乡上的提案主要(或者说是完全)以ACG同人相关项目为主。

2011年1月6日的协作乡
2011年8月23日的协作乡
2012年1月7日的协作乡

二、 技能需求:爱

协作乡这个平台的初衷是好的,为ACG同人文化的传播提供了一个不错的平台。你能在这个平台找到你喜欢的项目,一起合作做出大家都喜欢的东西。但是,在2011年,ACG文化在中国是小众的,更不用说同人文化了。那时的中国,整个二次元产业连版权都还没建立起来。热爱ACG,并决心为ACG进行一番创作,更多的时候,只是一时的兴趣使然,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用爱发电”

以co6——Galone项目为例,项目发起人在技能需求里面就直接把“爱”写在了最前面。

co6的技能需求

co22——GirL-Project项目,也把“爱”写在了技能需求里面。

co22的技能需求

一时的兴趣使然,如果没有官方的支持,很可能在热度一过,兴趣就全无了。

所以,除了B站官方主持的项目能超过百人参与之外,其他各类投递在协作乡的同人相关项目,能超过5人参与都是凤毛麟角了,没错,更多的时候,参与人数是:0人

co32-⑨舞-为数不多的参与人数超过10人的项目

三、 终为谁而协作

协作乡上关注度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项目,莫过于哔哩哔哩官方主持的项目。

下面以两个哔哩哔哩官方主持的参与人数较多的项目为例进行介绍。


哔哩哔哩拜年祭

想必读者肯定听说过哔哩哔哩拜年祭吧?

哔哩哔哩官方通过协作乡这个平台,公开招募弹幕职人,制作了两次拜年祭,反响强烈。

2011年哔哩哔哩拜年祭项目,就有超过60人参与。

co1-2011年哔哩哔哩拜年祭

2012年哔哩哔哩拜年祭项目,参与人数超过了百人

co139-2012年哔哩哔哩拜年祭

2012年哔哩哔哩拜年祭可以说是B站最具影响力的一次拜年祭,这次拜年祭给B站打响了不小的名气


除了拜年祭以外,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哔哩哔哩官方还曾经主持过这样一个大型项目,或者说是一次大型比赛,这比Bilibili Marco Link(简称BML,哔哩哔哩官方目前的大型活动)早了好几年。

不夜城杯——《东方非想天则》个人+团队赛

《东方非想天则》是日本同人社团“黄昏边境”推出的一款格斗游戏,隶属于东方Project官方游戏系列。

《东方非想天则》

哔哩哔哩官方主持的这一场比赛分为个人赛、团队赛和裁判团,可以说是精心规划好的一次比赛。

个人赛公告
团队赛公告
裁判团公告

这场比赛参与人数远超2011年和2012年两次哔哩哔哩拜年祭。个人赛有超过260人参与,团队赛也有超过50人参与。

个人赛参赛名单
团队赛参赛名单

经过笔者查阅,在一些《东方非想天则》相关专题网站或百度贴吧,都能找到这次比赛的一些报道。

报名公告

四、 后继无人

协作乡在开设不到3年时间里,从当初的兴致勃勃到最终变为人烟散尽,以至于在2013年5月最终关闭。

在2013年5月13日成功抓到协作乡网站的最后一次存档显示,截至关站之前,协作乡仅存最后4个“名存实亡”的项目。

2013年5月13日的协作乡

2013年7月25日显示,协作乡再也无法打开(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五、 主流化后的B站与创作激励计划

协作乡的目的,就是为了鼓励创作(不限于ACG同人创作)。那时候是凭什么鼓励创作的?是平台和兴趣。但“用爱发电”终究不能维持下去。

时间来到2018年,距离协作乡关闭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期间B站也从一个以ACG为主题的网站转变成为了一个综合性的视频网站,拥抱了主流文化,与此同时陈睿也早已接任了哔哩哔哩实际掌权人的位置。此时的B站对于自己的定位已是“中国领先的年轻人文化社区”

2018年1月25日哔哩哔哩推出了创作激励计划,其目的是鼓励原创视频和专栏创作。

这时候的哔哩哔哩除了凭平台和兴趣鼓励创作,还多了“收益”这一最为重要的支持

创作激励计划,宣告了创作者在B站只能“用爱发电”时代的结束。

当然,此时的哔哩哔哩已经不是那个ACG宅文化爱好者的天堂了,因此毫无疑问地,创作激励所鼓励的内容也已经不仅限于ACG同人创作。

六、协作乡,你还在吗?

讽刺的是,当年为了鼓励ACG爱好者创作的网站协作乡,在B站转型之后,竟然转世成为了一个在哔哩哔哩联通卡用户手里那个遭人唾弃的偷跑流量的网站。

协作乡偷跑流量

七、 结语

协作乡,那个曾经幻想ACG同人文化能在中国大爆发的网站,终究成为时代了的眼泪。协作乡最终失败,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进行同人创作。另一方面,哔哩哔哩的官方项目在2012年拜年祭之后就没有在协作乡上公开招募了(这也许与B站在2013年向商业化转型、开始拥抱主流文化有关),缺少了官方项目的维持,协作乡就更加难以维持人气。

协作乡,终为谁而协作?

在今天看来,协作乡,或许只是个哔哩哔哩公开招募创作者为其制作作品来吸引人气建立用户基础和口碑的工具罢了吧?

ACG同人文化通过互联网从日本传播到中国也就这二十多年的事情,中国到目前为止主要是以接受者而非创作者去对待这些文化,中国还没有同人文化发展的土壤。为ACG文化进行一番创作,更多的时候,只是兴趣使然。

在ACG文化的世界里,同人创作和商业化一直是一对不可磨灭的话题。

从各大视频网站陆续宣布引进正版番剧版权之日开始,就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每一个同人创作者都曾幻想过能永远爱上自己喜欢的东西,而现在,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在目前二次元资本和版权概念已经建立起来的中国,ACG同人文化将走向何方……

分类: 历史藏阁

1 条评论

小宝

小宝 · 2019年5月23日 下午8:55

原文转载自我的知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