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几年前,我就开始关注数码产品,常无聊起来就观看一些数码评测视频。

那个时候并不会科学上网,只能看国内的几家数码评测自媒体制作的评测。并不知道国外媒体的评测是怎么样的,尽管还会有一些搬运工会把外媒的评测视频搬到国内的视频网站。

最初的几年,移动互联网才刚起步,流量并没有今天想象中的那么大,也并没有流量变现的说法。早期的几家评测自媒体均是在移动互联网升级的背景下诞生的,小小的工作室,一小群人满怀热情去评测那些数码产品,不论是主观客观,至少在那时还是以普通大众的视角去评断(哪家自媒体一开始不是消费者呢?),尤其是智能手机的评测,特别精彩。

到后来网民越来越多,一些视频网站开始有了根据点击量赚稿费的计划。同时国内的一些手机评测为了维持运作,扩大工作室规模的同时,亦发现了自身发展的局限,靠视频点击量赚取稿费并不能维持工作室长久运营。随着视频评测自媒体越来越多、智能手机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在国内,一些手机厂商为了能为自己的手机产品卖得更好,开始把目光朝向国内的一些数码评测自媒体,在他们看来,那些评测自媒体是一个不错的宣传平台。

一些公司给国内的评测自媒体投资,签下合同,让他们在自家的产品里面能多说些好话。这时,原本满怀热情的数码评测开始变了味道。

依托点击赚取稿费和公司投资,一些数码评测开始挣得流油,并扩张工作室规模,增加雇员,甚至还成立了评测公司。但评测视频就不再是站在普通大众的角度评测了,凡是存在利益相关的,都是一片赞扬,凡是竞争对手的,就不评测甚至是抹黑。

尽管依然有规模较小的工作室还在坚挺着为普通大众做评测,但如今流量能变现了,这些小工作室被那些所谓的独立、客观的评测自媒体给压倒。

在这个娱乐至死,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的背景下,久而久之,人们对数码产品的独立客观评测丧失了信心,反倒是娱乐性成为了人们对于数码产品评测的要求。人手一部智能手机,手机品牌似乎成为了一个人的标签,开始给自己用的手机品牌站队。

现在敲打键盘无需多少成本,一旦某一次手机评测出现了小错误或者是背离了所谓的独立客观的原则,亦不知是公司的公关人员或是“水军”,在一些网络媒体上,就会站出来批评。

小的数码评测主在这些批评声音中亦承受压力,但那些接受过投资者投资的评测主,因为有较稳定的资金来源,不会去理会那些“恰烂钱、洗地”批评声。

曾关注超过五年的国内一数码评测,在一次手机评测中,因为触及了利益相关的手机厂商和其站队者的利益而被警告。后来甚至有网民去人肉那些评测者的社交信息,并挖出了黑料。因无法承受重重的网络压力甚至是网络暴力,这家评测工作室的 C 位员工纷纷离去。前几天,这家评测自媒体的最后一位“元老”也离去,无异于宣告这家评测自媒体的死亡。

在了解整件事情的缘由和发展后,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亦十分地心痛。

真正压死这家自媒体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这个点击量一高就扣“恰烂钱”的帽子,犯错误就是“洗地”的浮躁环境下,讲求专业性的自媒体背离自己的“专业评测”的初心只是时间问题。

那些网暴群体们,你们真的把我恶心到了。

分类: 闲暇时光

1 条评论

头像

石樱灯笼 · 2019年11月19日 下午12:34

十多年前我就开始写文,当时就想过要不要试着写一些评测类的。后来发现,我想写的那些叫「硬广」,而吃香的叫「软文」,而软文这东西主要目标就是忽悠,是可以要多缺德就可以有多缺德。中国人底线本来就不高,这种事情就是良心越坏的人能赚得到的油水越多。(做评测最黑的是汽车行业,高暴利,高回扣,所以几乎没有人话)
十多年前还没有自媒体这个词,上网这事成本还挺高的,需要会电脑,需要会打字,会输网址,但互联网其实就已经有这些垃圾了。当时有句话,叫互联网90%都是垃圾,我当时觉得或许说得有些重,但也八九不离十吧。
现在呢,如果说互联网99%都是垃圾,我是觉得是不是说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