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ドゥー)

不知不觉已经大二。

高中时代对大学生活对憧憬和向往之情,在经历了大一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感情。

仿佛昨夜还是一个小学弟,第二天就变成了学长。

本以为上了大学能够轻松度过,能参加自己喜欢的社团、活动,能交到有相同兴趣爱好的朋友,甚至是收获一份感情,本以为……

作为学生,即使是上了大学也还是个学生,你是要学习的。

辅导员们因为工作需要,时不时就发个通知之类的让你停下手中的玩闹,去参加活动、开会。原本愉快的计划被全盘打乱,渐渐地就对这些大学里的“班主任”们产生了怨念。

辅导员给班里开了一次班会,讲述了我们过去的一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希望我们未来能做些什么。

他告诉我们,大一你们忙着学基础,那么现在你们要开始就要对未来的方向要做好计划了,你们即将会面对人生又一个转折点。

请问你们是选择读研还是出国呢?

他没有给我们“就业”这个选项,然而这是我心里的答案,因为我希望的是能快点出去干活给爸妈们分担家庭。

辅导员告诉我们,这几年我们专业的就业率排名全校第一,但是就业人数一直在下降,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深造……

所以深造会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作为一个学生,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除去那些希望做科研,从事教育行业的同学外,我们这些一般理工科学生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学习?

本以为大学就是自己学生生涯的终点,辅导员的一番话让我明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也是,辅导员们自己也是有工作的,为了刷绩效完成深造目标拿提成,只好拿我们开刀。

然而周围很多同学还没有看出辅导员一番话背后的端倪。

或许是导生更懂我们吧,毕竟他们是过来人,他告诉我们,深造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待遇。待遇?在这个社会需要通过怎样的办法获得待遇?

学习。

社会现实,把我们逼得团团转。

曾经对大学生活的憧憬,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社会现实”的冲击下渐渐失去信心。

正是因为“深造”的潮流涌动下,同学们为了争取那些稀有的“保研”(研究生推免,免去初试)名额,仿佛回到高三那样,努力地学,为了让自己在深造的道路上免除一些障碍,除去一些竞争。

辅导员也很庆幸我们能为了“保研”努力学习,因为越高的学生成绩,越高的工作提成。

我当初为什么要上大学?


真的做梦也没想到,曾经天天用的软件的公司出现在自己眼前招聘,这在家里的小县城恐怕是永远见不到的。

(两张照片都是学弟拍的)

真会挑时间啊,⑨月⑨日

其实早在一年前我还在新校区的时候,B站也有来学校宣讲。那时在周围同学里甚是火爆。

然而大家关注的并不是它的招聘,而是它的宣传活动。

去年在新校区的宣讲,睿总亲自过来,今年在老校区这边的宣讲,请来了B站网红 UP 主。

大家都把它的招聘宣讲当成二次元活动了,好多人前去参加宣讲只是为了能和那位网红 UP 主合影而已。

到处都是宣传海报

宣讲归宣讲,活动归活动,同学们玩玩也就过去了,并不关注它的招聘。

从学长那里已经了解到,“你以为你喜欢二次元,去到那里工作就会有同好和你聊二次元话题了吗?”

它已经从一家 ACG 网站转型成一家上市公司,宣传海报上的小电视穿着整齐的西装,一副经理的模样。它是要赚钱的。

感情?多少钱一斤?

去到那里工作大概就是996吧?


大学一年过去,终于到了评比奖学金的时候了。

然而这个奖学金制度如此明显的功利化让我心寒。

相比大学前那些只看学习成绩外,大学的奖学金制度还需要品德的参与。

一个人的品德居然能用一个冰冷的数字来衡量,这个制度到底是怎么了。

辅导员告诉我们要为了努力争取“保研”名额努力学习,这样的争取也就必须得付出一些牺牲,那就是日常的同学关系。

一些埋头苦干拼命学习的同学,平日里并没有和班里同学如何交际,于是就这样被匿名地在思想品德上面打了低分,无缘所谓的奖学金。

辅导员其实也无奈,这是上头的政策,他们无权改动,这次评比也只是做给领导看看的。他们也承认,这个考验的不是你的学习,而是你的“缘分”。

然而周围很多同学还没有看出背后的端倪。

更有甚者,因为在品德上打了低分,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一时头脑发热下居然让远在其他省份的爸妈连夜坐飞机赶来和学校领导理论 3 小时,就为了那 2k 不到的奖学金。

你已经是大学生了,居然为了这些小事去劳烦自己平日忙劳工作的父母。

努力地学习,IQ 是提高了,然而 EQ 呢?

有哪个学校会为提升我们的社会经验和情商专门开设课程的?

努力地学习,成了一个书呆子,然而脾气还和个小孩子一样。

有的同学拿到了所谓的奖学金,努力地在我和同学面前炫耀,“这奖学金多容易拿哇,我都不好意思告诉爸妈了。”

尴尬。

在现实的打击下,渐渐变得悲观。

我这是怎么了。

分类: 闲暇时光

3 条评论

头像

石樱灯笼 · 2019年10月8日 上午11:26

看来是好大学啊,B站上门做宣传,还有看板娘。

    小宝

    小宝 · 2019年10月8日 下午11:33

    该怎么说呢?B站曾经在我的心目中是二次元文化爱好者的天堂,也一直觉得B站的背后是一群对二次元文化有共同喜好的人。直到后面它越做越大,走向主流视野成为上市公司,逼迫原有的二次元文化进行产业化改造使之主流化,不接受产业升级的使之被抛弃。又了解到企业内部其实对二次元文化并无太多共同话语后,我已然对它无感。

      头像

      石樱灯笼 · 2019年10月10日 下午4:08

      与其说逼迫不如说被迫。
      刨去二次元这个话题,中国多数公司都是这种拜金主义至上风气,99%的公司都是没有灵魂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